夏夜蛙声

深夜,在故乡,我又听到了那久违的蛙声。“咕呱、咕呱……”这是我童年时最爱听的叫声,那叫声是我记忆里最美好的音乐,是藏匿于我心间的乡愁。一听到它,我就仿佛回到了那如诗如梦的童年。 童年时,家门前不远处有一条无名小河,河水哗哗地流淌着,河不深,水清澈见底。每年立夏后,傍晚时分,我时常蹲在河边听蛙鸣声。蛙声有时像急风骤雨,从天而降,震耳欲聋;有时又如春风拂面,给你丝丝清凉。总而言之,那是和谐之音、悦耳之声,用心倾听,醉人心脾…… 晚上,我会静静地躺在床上或院子里,听着这美妙的歌唱,枕蛙声而眠。那蛙声就像催眠曲一样,让你孤单、寂寞、浮躁的心灵得到洗涤和净化。听着蛙声,我总感觉特别舒畅,会慢慢地进入梦乡。听着蛙声,我还会想起古人赞美蛙声的诗句:“鳞鳞池面水出生,萍底青蛙自在鸣。 ”“薄暮蛙声连晓闹,今年田稻十分秋。 ”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童年的我没有什么玩具。每到夏天,除了欣赏田园的自然风光外,我常常会偷偷跑去抓青蛙玩,欣赏蛙身上的美丽花纹。印象最深的,是有一种浅绿色的青蛙,又圆又鼓的大眼睛,非常可爱。我常常把青蛙捉了放,放了又捉,把玩青蛙当成了整个夏季最愉悦的事情之一。尽管老人们曾多次提醒过我:青蛙是益虫,是庄稼的守护神,千万不要伤害它!然而,我玩青蛙似乎上了瘾,那势头绝不亚于如今的孩子们对于手机、网游的痴迷。 久居闹市,蛙声已远去好多年,夏夜听蛙声已成了一种奢望,过去一望无际的农田,有些已被高楼大厦所代替,脑海里青蛙的印象也渐渐模糊了。前夜,我做一个梦,回到家乡,到了那条小河旁,自己变成了一只青蛙,孤独地“咕呱”着大叫几声,声音悲凉。仿佛在喊:还我伙伴,还我庄稼……梦醒后,我猛然发现,心中一直想念着的就是家乡的蛙声,还有我那走远了的童年。 □梁征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