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需加强监管统筹设专门部门监测

本报记者 王晓 北京报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 胡滨表示,对于现有金融违法违规问题需进一步加大打击处罚力度。他建议从立法层面修改有关规则,加大处罚力度,使得金融机构一旦违规可能就会伤了元气,这样才能起到警示作用。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是重要任务。 4月12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联合举行“监管框架调整的系统性风险逻辑”研讨会,同时发布 《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8》(下称《报告》)。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表示,对金融风险分析时可以归于两大类:一类是影响整个金融体系安全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一类是一些违规、违法事件等金融乱象的微观金融风险。其中核心是控制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系统性金融风险有哪些表现和成因?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监管架构又该如何设计? 防范“监管俘获” 胡滨介绍,系统性金融风险包括周期性风险、流动性风险、汇率风险、地方债务风险等。一些金融乱象则包括互联网资管乱象、ICO及虚拟货币乱象、大数据背景下的数据泄露隐患、新三板缺乏流动性等问题。 《报告》指出,我国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化解需要全局统筹。在强化宏观审慎管理机制上,以逆周期资本、动态拨备等工具,降低金融体系顺周期性,重点缓释流动性风险,实现货币政策、宏观审慎、微观监管的有效统筹。此外,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重点强化对跨行业、跨市场、高关联的金融业务监管,重点关注大型金融机构、金融基础设施以及金融科技等新兴金融业态潜在的“大而不倒”效应或系统性重要性问题。 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近期监管部门下调商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就是进行的逆周期调节。 孙国峰还指出,监管的监督问题亦是金融危机带来的重要认识。因为监管俘获有所发生,监管机构为被监管机构设计规则使得其利益最大化,监管机构如何问责成为焦点问题。不同国家和地区会有不同的机制设计,在我国审计将会是一个重要手段。 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特邀研究员巴劲松指出,一些银行机构的资产负债表看起来很健康,但当很多金融机构叠加观察时,可能会发现大家大比例资产都是政府平台或者相关债务、房地产等,或者是影子银行和类影子银行业务。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就是要发现单家机构难以发现的问题,避免共振。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全面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的意见》要求做到全覆盖,这将为防范系统性风险打下良好基础。 推出沙盒机制增强国际竞争力 如何进一步落实金融监管框架改革? 胡滨认为,一是做实金稳委。重点是监管协调机制的构建,由部级水平协调转化为由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统筹的上下协调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包括原有的分业监管转化为统一的功能监管、统筹交叉金融产品监管等。二是重视系统性风险的实时监测和风险预警体系,建议设立专业部门统筹整合现有的监管数据和市场数据,为中央决策提供依据。三是明晰中央和地方的风险分担和监管职责划分,尽管担保、融资租赁、小贷等监管职能已经交给地方,但以网络借贷为例,作为一项高度复杂网络化、传播速度极快的业态,地方金融办是否有能力监管到扩散至全国甚至更广的网络借贷,中央和地方如何进行更有效的协调配合仍需明确。四是把握监管的节奏和力度,加强监管弹性和适应性。 2017年下半年开始,监管部门频频开出天价罚单。不过在巴劲松看来,监管法规并未发生变化,监管方式还是现场检查也没有变化。变化更多的是监管者的目标,从过去监管机构、发展机构的目标变为以监管为主。“严监管和强监管有着本质不同,严监管是对现有规则的执行,而强监管则是对机构提出更高的资本要求和约束等。” 胡滨表示,对于现有金融违法违规问题需进一步加大打击处罚力度。他建议从立法层面修改有关规则,加大处罚力度,使得金融机构一旦违规可能就会伤了元气,这样才能起到警示作用。 “不能因为担心风险而放松了创新力度。”胡滨还建议,学习英国、新加坡做法在金稳委下设金融创新中心,由这一创新中心设立监管沙盒,统筹银保会和证监会。产品进入创新中心的可以获得更好的监管支持和投资者保障。他指出,英国、新加坡推出监管沙盒是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重要举措,加快推进监管沙盒可以吸引更多的科技企业生根、交易,增强国际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