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野果

编辑:赵洋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18 15:08 [打印] [ ] 论坛
    饥饿的岁月,秋天是孩子们的天堂,因为有很多野果子可吃。
    我最喜欢山核桃、私栗子、野柿子、金蛋子、酸梨、野地瓜……
    山核桃个比家核桃小一半,可是挂果多。一棵矮矮的树,能结十几斤果。因为它的肉太少,要用大针剔,人们嫌麻烦,很少吃它。可是,它比家核桃香多了。我有办法,我才不用大针去剔呢,而是利用烧柴后的灰烬,把山核桃“翁”在里面,过一阵再掏出来,待凉了,只需用手一捏,山核桃的壳就粉碎,核桃肉整体呈现。哈哈,这一招本不外传的,在这儿就不保密了。山核桃肉和烧辣子一起,用石碓窝揣,用来作佐料,蘸豆花,那是人间珍品。这美味,馆子里绝对吃不到。
    私栗子和家栗子,树叶区别极小,私栗子的叶,稍圆一点。私栗子就是野栗子,个呈圆形,和家栗子区别极大。私栗子是木本粮食,只是采集难。因为它的外面有一层壳,上面长满了针,刺人呢。当然,对我们这些放牛孩子,没有能难倒的事。我们能像猴子一样爬上摇摇晃晃的树,然后把私栗子枝折断扔下来,用背篼背回家,在太阳下暴晒,等它十分干了,再用连盖打,像打黄豆胡豆豌豆一样,用筛子簸。黄亮亮的私栗子,又脆又香,还胀肚子。除了炒食,生食,还可煮食和炖食。可惜那年月,没有猪蹄或排骨可以一起炖,只好想象一下,咽下唾沫。
    野柿子和家柿子的区别极小,只是因为它长在山上,无人栽,无人管,就成了野柿子。由于它隐在深山,往往自生灭,熟了无人吃,烂了无人知。我夏天在山上检菌,发现了一棵野柿子树,结了很多果,就悄悄做了记号,待秋天一个人溜去,摘它半口袋背回家,独享快乐。这秘密持续了三年,后来被我的小伙伴发现,不得不分他一半,怄得我牙痛。
    金蛋子树是冠木,最多长半米高,是做盆景的绝佳材料。往往贴地长,枝散开,所以极难发现。它的果像小柿子,小番茄,又红又亮,比柿子还甜。因这它常藏在草坐,放牛时牛啃过的草附近,容易找到它。它的果极少,因此吃上它需要运气。每次发现棵金蛋子,小朋友们都会欢乐一阵。
    酸梨只有枣大,还有个大大的核,果肉如同现在的口香糖,黏绵,所以大人们不吃,女孩子一般也不吃,但她们喜欢酸梨的核,用沙搓干净,再晒干。上有针头大的孔,十来颗便可以串在一起,跳房子。那时的农村孩子是没有玩具的,所有玩具得自己做。因此,男孩子吃酸梨,女孩子跟着,就是为了捡它的核。
    童年秋天的野果,还有野地瓜。它的藤结实,常扯来捆草。野地瓜分公和母,母的不能吃,它招蚂蚁蛀。
    饥饿的我们,总是千方百计寻找食物。现在想来,全是绿色食品呵,真是享受,其实完全是迫不得已。
    核桃、私栗子、野柿子、金蛋子、酸梨、野地瓜,这些野果现在没人吃了。因为,农村的孩子大半进城了,没有进城的,也不差零食吃。
    退耕还林后的农村,野果更多,只能默默腐烂。
    苦难的年代,野果其实很幸福,因为它们被孩子珍惜。只是吃野果长大的我,回想起来,饱含辛酸。
□马卫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