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情怀故乡书——吴长远散文集《老家》序


  每个人的心里都珍存着一个故乡,尤其是那些从故乡走向远方的人。唐代贺知章的一首“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千百年来一直作为一种特有的情感旋律在人们的心头回荡。长远以他淳朴、平易、通脱却意蕴深沉的笔加入了这一文学传唱的行列。“老家,是我们永远的根,永远住在我们的心上。无论我们飞得多高多远,心都始终朝着家的方向!”我想,这便是长远在这本散文集中所要吐露的情怀。
  从鲁西北平原走出的长远,上了大学,走进了大城市,供职于省直机关,在20多年的闯荡生涯中,尝过了人生的酸甜苦辣,见过了城市的灯红酒绿,但在他心中,故乡的位置一直未变。在他笔下的故乡,充满了童年的温馨、少年的情趣、青年的惜别和成年的眷恋。可以说,故乡是滋润他文学灵感的源头活水。
  这本散文集写故乡,生活内容十分丰富,立意朴实、情感深切,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田野的一草一木,家庭的锅碗瓢勺,乡间的风俗民情,邻里的恩怨琐事,尤其是血脉相连的亲情恩义,都汇聚到他的笔下,成为一篇篇让人读后颇为感动的精练小文。长远写故乡的这些生活内容,有几个突出的特点:
  一是写实性强,叙述平易,言辞真切,内涵韵味。长远的叙事,乍看似乎平淡无奇,但细细品味,却有一种真切的含义寓于其中,韵味悠长。如他写记忆中家乡的煤油灯:“油灯制作非常简单,拿个玻璃瓶灌上燃油,上面扣个金属盖,中间凿个眼儿,眼儿里装个车胎上的气门芯,将一根粗棉线从眼儿里穿过去,多半截儿留在瓶里,一截儿露在外头,油顺着线跑,一点就着……我就在这简易的煤油灯下出生、长大。难忘煤油灯下,娘一针一线地为一家人纳鞋底、缝衣裳;爹娘凑在煤油灯下算计家里的开销,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叹息;爹娘与来串门的邻居谈天说地,议论做人的道理。 ”旧时的农村,煤油灯是很普通的家庭用具,但在作者的记忆中,它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味。他的这种叙述,既不夸张,也无浪漫,宛如乡村夜话,将那萦绕心头多年的感情传达出来。
  二是乡土味浓厚,描写朴实,笔墨淡泊,鲜活生动。长远笔法上讲究中国风、乡土味。他受中国传统文学的影响很大,文中凡涉及描写的地方大都用白描,甚少浓墨重彩,却写得形象生动,无论是自然景致,还是人情世态,都十分鲜活,历历在目。如他写故乡的春天:“有了水的滋润,地里的茅草、蒲公英、荠菜、狗尾巴草、牛筋草……各种数不清的野草、野菜也憋足劲儿蹿了出来,远远看去,一蓬蓬的衰草枯叶中间透着点点的绿色,显示出顽强而又旺盛的生命力。大人们挎着篮子去挖荠菜,挖回来择好、洗净、剁碎,用荠菜蒸包子、蒸荠馏……蒸熟后,伴着腾腾的热气,散发出淡淡的菜香味,馋得孩子们顾不得烫手,拿一个捧在手里,两手来回倒换着,不时咬上一口,咝咝哈哈往下咽,唇齿留香,新鲜、开胃。 ”这段文字遣词造句极为平淡,但并不寡味,宛如一幅淡淡的水墨写意,将作者对家乡春天的独特的感受与记忆生动地传达出来。
  三是寓情于事,寓情于景,情事交汇,情景交融。长远写故乡,常把自己的感情与记忆中的乡村旧事或田野景致有机结合起来,在娓娓叙事与淡淡写景中吐露出自己的感情。如他写曾经在故乡土地上游走的说书艺人:“晚风轻轻拂过静静的场地,说书先生和他媳妇儿成为整个场地的主角。说书先生的媳妇儿怀里抱着三弦坐在那里,手指上套着长长的拨片,轻轻地而又娴熟地拨弄着琴弦,或悲或喜的曲调便扩散开来。说书先生的手里则拿着两块铜质的月牙板儿站在那儿,伴着抑扬顿挫的琴乐节奏,给大家说书……他们究竟说过哪些故事,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但说书先生那带着磁性和颤音的唱腔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这段文字,其中的事、景、情是那样自然地交融在一起,让你难以分辨而又会意于心。
  四是注重细节,笔触细腻,感触细微,微而不失其大。如写父母:“他们见不得人落难,看不得人遭殃,村里谁家遭遇了天灾人祸他们都会主动跑前跑后热情帮忙。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妹妹一个同学的娘因为和丈夫拌嘴喝农药自杀了,痛悔不已的丈夫随即跳河自杀,撇下孤零零的姊妹两人……吃过晚饭,爹娘将我们姊妹兄弟5个召集到一起,娘从包钱的手绢里拿出10块钱来放到妹妹手上,嘱咐她到学校里转给她那个同学,还嘱咐她抽空叫上同学来家里吃饭……”这段记述,既写出了家风,也写出了中国农民天然的良善心性。
  长远的乡土散文还得益于鲁西北这片土地的地域文化的滋养。长远在记述故乡情思的同时,也记录下了这片土地上文化传统的点点滴滴。他用多篇文章专门写了故乡的乡风民俗、农事节令、伦理讲究、礼仪常规、生活习惯等等,其中包含了非常丰富的地域文化内容。这些内容并不是简单的知识性介绍,而是融合在一个个情趣盎然的旧闻故事中,化作了鲜活的历史记忆。如他写德平特有的民俗活动闹秧歌,已经不是一种知识性的技艺,而成了如在读者眼前的一幕人生活剧。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